顯示具有 文章-宗教人文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文章-宗教人文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Bodhi Is Not a Tree】

陳玉峯



系辦公室(簡稱系辦)傳訊予我:
「主任,○○老師的導生○○○因重度憂鬱症,要申請休學,但他的休學額度已用完,必須憑診斷證明,由系呈校專簽,報請校長同意以特殊原因休學……」
我先回訊:「辛苦您了,我們盡量協助。唉!現在的孩子……」;三不五時,或說常常,我就會得知某某學生如何;某某學生受不了某某老師怎樣怎樣;某某老師跟某某老師怎麼口角鬥氣……上個月約了幾個「懇談」,有時候還得動用老師的老師協助。總之,現代人的問題林林總總,比例的確偏高,「幸福」指數似乎隨著科技物質文明的「進步」而「下滑」!我一直觀察、解析著從社會結構、3C病變,乃至全球人類文化或精神力的衰頹。
系辦另Line我:「可以理解這些生病的人,當人真的很辛苦吧!主任,你有智慧向菩提,有機會你該開門『如何菩提課』!」
我回說:「我沒菩提,只會欣賞菩提樹,轉念而已。」
再補句:「OK!開了。來上課者每堂課領千元,保證開心!」
系辦:「不行啦!這樣會大爆滿,選不上課的人將會吵翻天,然後系辦必定大煩惱!」
我答:「正是此意,是謂菩提即煩惱;煩惱即菩提!」
我斷定今後人類的精神病變愈來愈嚴重,因為從1990年代以降,這等趨勢愈趨明顯,人類的性情尾隨手機文化每況愈下;人類演化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快速的精神瘟疫感染!
我不想詳加論述,因為只會加劇病變;任何提出掛一漏萬的處方箋,必然橫生想像不到的新愚蠢。
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經由手機開打了!這種病毒,人類的免疫力或抗體完全失效,因為不在演化、天擇的範疇。

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奴化」與「改革」 ──從信仰本質談台灣宗教(2018.6.12):前言】


陳玉峯


卡傑拉霍所謂「性廟」,廟外壁上很辛苦的4P性交(2008.4.14)。

雲科大哲學教授簡端良先生邀請我談關於台灣宗教反統戰的議題,恰好我寫了短篇〈九旒之神〉,就丟給他說「當前引」。
這個鋪天蓋地、綿延四百年的政教戰爭從來分秒未曾止息,現今蔡政權卻幾乎完全棄守,或說連意識都未曾有一分察覺的致命!如果可以側面調查全國宗教界,我推估大致上全盤盡紅,但是這只是「顯性文化」,台灣從來存在另股自陳永華以降的「隱性文化」,其則根深蒂固、幻化無形,而與之抗衡。
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史大抵都是政治史,反之亦常然。只有夠陰謀者才會假設它從來沒發生,特別是現在。

現今台灣宗教的現象(2010.11.13;清水)。

宗教與政治是聖與俗的二元極端,對立卻合體;合體卻對立。而宗教本身,同樣是聖、俗二元的對立與合體,聖、俗等二元概念從來同時、同體並存。舉一表象的例子,古印度太陽神廟或太陽神石雕車的車輪上,雕刻著性愛交歡圖,將人心最鹹溼的艷情,置立於最神聖場域的載體之上,依我解讀:當車輪快速旋轉,或在永恆的時間軸上,聖、俗合一,或說消弭了一切「分別識」。
印度教太陽神廟,車輪上呈現「聖俗合一」(2008.4.8)。


印度教到了10-11世紀,在卡傑拉霍地區(Khajuraho),由於先前來自中亞的許多外來民族入侵(例如白匈奴、古查拉斯、希臘、突厥、月支、塞人、波斯人等),民族大混血,產生了所謂的「拉迦普特人」。這些成分極其混雜的拉迦普特人至少超過36個氏族,且建立大大小小的王國,其中,旃代羅人在9世紀創建了「昌德勒王朝(Chandel)」,他們在1011 世紀興建了80餘座巨石雕鑄且堆疊合成的印度教神廟,如今剩下22座。這些神廟的臺座邊、內外牆、門楣、廊柱、神龕等,雕鑿了許多從單純到甚為複雜的性交雕像,可以說是全球迄今為止,聖、俗同體的極致並列,當然也入列世界自然文化遺產。
印度卡傑拉霍的性廟群,集「聖俗一體」表象的極致(2008.4.14)。

性廟性交浮雕(2008.4.14)。

我舉印度教二、三千年前,以及千年前的,此等抽象且具象的二元對立而合一的現象,是為了鋪陳宗教的聖、俗從來是一,而且,所謂「聖、俗」概念的提出,其實是晚近才產生的,由伊利亞得(Mircea Eliade1907-1986年;羅馬尼亞人)之所創,而他,也是於1928-1932年研習印度文化、宗教等,獲得啟發,從而創生聖、俗的概念之分。
我認為這是西方歐美人士之與東方文化相遇時,頻常發生的,試圖以分析法切入原本是一而無分的一種「精緻的愚蠢」,在我而言,雖然依俗,也使用「聖、俗」的字眼等,但是,我是使用「分別識」來代表更廣泛的一切二元對立的思維,以尋常話而言,一般的思想、思考、辨別、理性語言等等,都是「分別識」,也就是佛教的「第六識」,或一切的思想。
分別識或人類的思考一旦要釐析,二元對立必然發生,所以才會有一大堆數不清的概念發展出來。而佛禪正是要消除、禪除感官識覺、第六識所造成的一切認知,才可能逼近本然的無分別識(智)。
其實,台灣傳統宗教的本質,正是無分別識、無分別智的,人人本就具足的隱性禪門,且它的象徵代表就是「觀音佛祖」,觀進人人、眾生各自有之的「自性(空)」!台灣表面上的萬神、雜神,只不過是本體針對任何外在現象,所映射或應物現形(應現)出來的「妄相」而已,只因政經社會教育等雜染價值觀念愈趨劇烈,台灣宗教的本質或精義愈來愈隱晦,而且,歷來除了李岳勳前輩勇於打破「黑盒子」,楬櫫台灣神的本質之外,再也沒有看過真正台灣傳統宗教(禪門)的闡述了!

台灣傳統宗教的核心價值:自覺。

台灣傳統宗教心法方法論的象徵,三太子。

日治時代左右台灣宗教管理的要人丸井圭治郎(1910年?;翻拍自南瀛佛教會會報)。

幾乎現今顯赫的佛教、佛道合一(媽祖教),都已經是國府治台之後的中國教,我是在2008年前後,才在妙心寺找出李前輩的《禪在台灣》,首度親炙最真實、最貼近台灣主體意識的傳統宗教,因而寫了幾本書,以淺顯的文字,對歷來「聖」隱「俗」張的台灣奴化性麻醉毒劑,之鋪天蓋地感到極度不忍,因而發願振興台灣本然,也在這幾年來,逢機緣闡述、講解台灣的觀音法理,從正面切入宗教革命。
可是台灣傳統宗教正是反清復明或統獨大戰的思想政戰核心交戰區,從明、清帝國交戰,福建的媽祖教遭清帝國的收編,福建的民族主義或倫理情操全然破產之後(註:西方奧威爾的《1984》也是講解此等原理),姚啓聖、萬正色及施琅等如法炮製,用收編媽祖信仰來攻下台灣、統治台灣、監視台灣。
大約30年來,中國對台灣的統戰,手法、技倆與施琅等形同一轍,且更加露骨、多元。而民進黨政權於現實權勢已忙得不可開交,派系內鬥也自顧不暇,何況文化體質本來就極為淺薄不足,加上所謂的「民主、自由」及宗教的「不可侵犯」性,因而在這價值信仰的中樞區塊,幾乎全面棄守,甚至連基本認知常識都渾然不覺,只由台灣傳統純民間極其少數的有識之士零散抗衡,但不成比例。
超級政治化的媽祖教(2010.9.7;北港朝天宮)。

由於宗教本來就是政治的「隱形斗篷」、「偽裝的防護罩」,國府治台以來,宗教界或神職山頭要角之系出情治也司空見慣,政治既可全面染指、培植宗教團體等,本土意識的政治人物卻看不出有任何足以擔任大任的宗教代言人,更可悲的,2018年中,卻出現所謂的「深綠宗教界」「揭竿而起反綠」的「傳言」等等,其實,先前在「反香火金燭案例」中,我已預估宗教統戰全面熾熱化已然開張。而「濁水溪悉達多」於一、二年來終於挺身而出,似乎是台灣知識哲學界的忍無可忍吧?
我今天的演講不可能顧及全方位的宗教覺悟與改革,最大比例的時間只能放在根本處的小部分,更且,台灣傳統宗教的本質或精義甚為深沉、幽微,根植於楞嚴、法華大義的內涵,乃至媽祖、王爺的歷史進程,對台灣人而言根本就是一片荒蕪無知。
因此,我將由:一、台灣價值三大面向;二、台灣文化三大鴻溝;三、台灣宗教的觀音法理等,點到為止。而最致命的因素是:台灣最幽深、最美好的宗教情操,卻是通通在傳播帝制奴化的中國思想!
請開講。(註:民進黨文化依我看,是中國式的碎片,絕非台灣主體文化)
台灣傳統宗教的根源處:靈鳩山(2008.4.19)。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九旒之神】

陳玉峯

台灣歷來寺廟等,都是政治力、黑白道較勁中心。


過往我一直在鼓吹台灣傳統宗教的革命運動,但我不是批判台灣人的迷信、盲目;我也沒談眾多「海鮮法師」如何詐欺、搾取地下經濟之類的,恰好相反,我談的宗教革命從正向能量開始,找出傳統宗教真正在普世人性珍貴的內涵,以及其在台灣社會及歷史上發揮的,了不起的功能或效應。
台灣傳統宗教的本質是禪門自覺被皇權帝制所扭曲、利用的呈現,革命的重點即在於,濾除不合時宜與專制霸道的奴性思維,且將主體意識、自覺心性等,賦予現代生活的內涵。
由於神權、皇權從來連體,即令現今的粉絲的「造神」,也免不了不等程度的相似。我先以政治操控宗教的表象細節來說明。
先前我已多次書寫中國自宋太祖直接宣誓「皇權凌駕神權」以降,皇權操控神明,宗教淪為統治的工具之一,「神明」都得經過「皇帝」的敕封等等,而且,位階不得超越親王、大夫,試以「垂旒」說明之。
「垂旒」是古專制皇權時代,帝王、親王、大夫等貴族冠冕(禮帽)前後的裝飾品,常被敘述為象徵「目不斜視、耳不妄聽、謙恭自律」等等意味,總是配合垂旒玉串(珠子)的功能等,加以渲染、聯想而來。
我可以依其構造,作完全相反的解釋,如同「垂簾」聽政,「垂旒」是種遮蔽作用,不讓臣民看清皇帝、貴族的真面目,卻允許皇帝等,「偷看、觀察」臣民的一舉一動,等等。
而台灣的神明系統來自鄭成功帶來的明帝國體制。
垂旒的玉串數目的「規定」,歷代不一。明帝國,皇帝是12道旒,親王是9旒。也就是說,媽祖、王爺神像制定的9道旒,代表一堆神明的位階只及於親王,而且,所有神像的「龍袍」的龍爪,一律只能在4爪或以下,只有皇帝的龍有五爪。
新港媽祖大道展示的媽祖垂旒,守舊制之九條珠帶(2018.3.27)。

現代媽祖的垂旒玉串也有超過玉皇大帝、皇帝的(2012.2.16;鹿港燈會)。

如此,很清楚地擺明普天之下,皇帝的權力、威信,高於民間信仰的神明,直接宣告政治凌駕宗教,控制宗教。
有趣的是,今人不查,在賦予神明現代化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或裝置神明的冠冕垂旒時,有人將媽祖的垂旒數目刪減成56條,創作者可能不了解,他又將媽祖的「神格」降了好多階。
為什麼是9?而不是10
這有太多猜測、推論式的想像,而一切的政治及宗教,猜測、推論、想像等,正是重要的內涵。
10是整數、完滿、十全十美等,人世間沒有這樣的東西,自稱「十全老人」的,惡質的人性成山成海。這也不是東、西方文化的問題,天主教有所謂的「九日敬禮」,始於耶穌基督升天之前,祂教導門徒在耶路撒冷等待天主聖神(聖靈)的來臨(宗一:4˙14),此即向聖神行九日敬禮的開始。
其實,希臘、羅馬古人也有為亡者舉辦的九天祈禱,在人死後第九天進行特別的儀式,而完成其安葬禮;羅馬人每年也為亡者行「九日敬禮」。
台灣現今的宗教活動加上了太多商業流行的現象,鼓動了更多盲目的外力迷信,而本質、精神卻更加澆薄,特別是在自覺超越的神髓,幾乎蕩然不存!
信仰的精義,在於以人世一生所有的努力,達成其所信仰對象相當的人格、行為,以及對社會、國家、地球、神靈的自我承擔及付出!
傳統宗教諸神的象徵意義全然淪喪,現今遠比古代迷信、迷惘或迷失!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來興仔畫作的「命名」】


陳玉峯  
運送我心目中的那幅「台灣聖母像」到和美的畫室後,秀免姊有點兒欲語還休地,希望我可以為來興兄在728日,假台中市大墩文化中心展出的畫作「命名」。

2018422日,我到來興仔的畫室拿回這張祼女圖,秀免嫂正在擦拭畫框的灰塵(和美)。
2018422日,我又光顧來興兄嫂在和美的畫室。這天,我告訴他們:我們在一起的最大特徵就是自在,近乎絕對自由的言行,而了無多餘的心念。我可以像白癡,可以有感而發而毫無遮攔與禁忌。
秀免姊想要我題畫作之名,我隨口答允後才想到:喔!這可是「嚴肅」的工作吔!我對藝術狗屁不通,對台灣畫壇一無所知,做人又毫無「規矩」,只是因為對來興兄嫂有種世間少有的親切,我就貿然接受?然而,我看來興兄作畫不就一念之純,但憑直覺揮灑,「好與壞」不就端視其裸真爆發與手觸的合一程度嗎?我當然可以與之應對。
所以我說,讓我隨便挑幅稍有「感應」的畫帶回去,培養些微氛圍。
於是繞著畫室一周,我選了一張「裸女畫」,是1990年的作品,也看到他櫃子上的一尊觀音雕像,順便帶回來。
我之所以選這張看著模特兒畫出的裸女圖,並不是因為它「出色」,而是有點兒感覺到當初畫家的「意象」。
(叔本華的)意志。

這幅畫的線條、色塊很單純,主題的裸女在窗旁側坐,雙腿及連地椅的色系相同,只是往下愈厚重而已,不成比例的身體側坐,左手臂加深顏色,大致平行於開窗,只不過是用來建構立體感。誇張的脖子猶如手臂,托起天真無邪的頭臉。
我認為來興仔畫完裸女後,靈機一動,在左後方上補一男子,也是無邪卻無舉足輕重地,仰望著裸女。
於是,有趣的意象出現了,我斷定這是來興仔先前讀過叔本華《意志和表象之世界(The World as Will and Representation)》,潛意識或無意識的情況下,將人只不過是被種族繁衍的意志所欺騙的概念,從畫筆下迸發,成就了這幅小畫。
所以此畫我題名為:(叔本華的)意志。
我舉此例用以說明我要為來興的畫作「命名」的原則或依據,也就是如同文學所謂意識流的寫意中,隨順而接受每張畫作與「我」的際遇,或予我的意象。
如此方式當然不是理性或秩序的表現,因為來興仔的畫從來就不是理性與秩序,而是整個人與某一場域的交會中,他的意識最直接的激盪下,直白流瀉而出,而他自己也不見得講得出所以然。
來興仔是纖細而始終蕩漾在他的直覺、意識海中,這是他作畫的本質。而本質中的正義感或社會良知驅使他,朝向政治的不公不義、鄉土或社會生活型的急遽變遷,以及他的生活環境(人、事、時、地、物)帶給他的意象反映,三大面向作畫去。
他以他自心為最大的畫布,選取逢機的場景作呈現。他常常當然地反映出時代集體的夢魘、吶喊及單純之愛的控訴,而創作的表象,正是西方的「表現主義」。
來興仔在台東延平布農農場,他20年前的畫作(2018.4.23)。

雖然來興仔年長我4歲,但我們接受時代的氛圍、西方思潮等雷同,在生活、工作內涵上即令天差地別,台灣主體自覺則是地下水連通管,更且,在自由率性的性格上,我們似乎頗為接近,至少在看穿所謂藝文界,或沽名釣譽的偽君子面向,我們幾乎是全然一致,所以我敢寫他。
而藉此機會,我要附加說明意識流動或靈動的註解。
長期以來的經驗、感悟,特別是十餘年來我較偏向台灣禪門的摸索,我傾向於認為人從在娘胎中,即開始接受環境資訊。出生後,隨著成長及全方位閱、聽、聞、身受、意動或思考,隨時隨地都有龐雜的任何影像、符號或複雜的資訊進入意識海中。而能夠思考、明顯記憶或可以表達的部分或比例,則微乎其微。
換句話說,除了有感、可受或起心動念的腦波活動每天高達78萬次之外,其實另有更龐雜到無以復加的訊號是「無意識」地進入人腦或心海。那些不為「己知」的訊息,一樣構成或總成「自我」的要素,甚至於從來都在左右著人的思維、行為與夢境。
隱形的認知、非認知儲存在腦海、在心房、在皮膚、在內臟、在全身軀,而且,以不明所以然的未知途徑,影響著每一個人的生前死後,更不用說呼與吸之間。
這些成分或元素,或無名無知的訊息與運作,其實正是「直覺」的機制,也是「第六感」、「第七感」或「靈覺」的來源之一。有些人在特殊的狀況下,可以說出他的「前世」或「來生」,我認為也是這些「未知識」的作用(但也有可能性是超越所述這些)。
來興仔收藏的觀音雕像很本土。
我要解讀宇宙現象,或本文所述的,為來興仔畫作「命名」的,也就是我個人歷來、將來的認知與非認知的,籠統稱之為「直覺」的東西。
因為似乎罕有人明述,在此我多事地記上一筆。佛教所謂「因緣」,是因為語言、文字、思考難以盡意的這些東西的作用吧?
此外,我從來興仔畫室拿回來的觀音木雕像,其實也是此類的隱形心音、心力的象徵,而且是台灣人集體的、具足普世性的象徵。
這尊觀音很是「本土化」。它是由象牙木或烏心石的心材所雕刻。它的身材也不成「正常」的比例,不妨看成另類「表現主義」的手法。人人自為一尊最真實自在的觀「音」。
這尊觀音以及來興兄的裸女畫,根性是一,而有種種差別相,只緣分別識使然。
現在,我來「玩」一下「改畫」或「改相」。
我利用畫框玻璃的反光,帶進天窗下的詼諧,變成男生拜觀音:
 
而局部的雕像可成莊嚴相:
 
換個角度,觀音在洗衣:
 
諾!我就是以此手法,為來興仔的畫作「命名」。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世出世間】

陳玉峯



母親「安息主懷」12年;父親住在「船頭埔」已屆27年。今年清明前想說是否撿骨合住「聖山」,所以回老家祭拜時,廳堂上依慣例問起他倆。
「爸仔!我是玉峯。祖公媽見證,爸仔,是不是可以今年撿骨裝甕,跟媽一起合置在民雄聖山?如果您首肯,請應我一聖杯!」
爸搖頭。
「爸仔!您喜歡在原地風光,如果確定不動,您應我兩杯!」
毫不含糊確定,雖然合計三杯的概率是八分之一。
轉身向媽遺照牌位:
「媽!我是玉峯。祖公媽見證,由於聖山一般規定十年撿骨,今年可否將您遺骸撿起,同爸的合置聖山永久靈位?若您同意,應我聖杯!」
媽拒絕。
「媽!既然如此,在聖山管理單位尚未告知撿骨之前,我就不必主動囉!若您確定,您連應我兩杯!」
果然連擲兩聖杯。
至此,概率約在合計64分之1,沒有任何遲疑。
也罷!父母在世常吵架,他們是經媒妁、奉長輩之合,個性天差地別,屈就於傳統威權的慣例,數十年煎熬,何苦解脫之後,為了子女方便或其他理由,再度為形式而起莫名其妙的意識波動?
塵歸塵、土歸土,一樣塵土各有其不等程度的「意識」,自適就好!
老家父親及袓先牌位(2018.3.27)。

臨終前被受洗的母親遺照靈位(2018.3.27)。

父親位在「船頭埔」的「家」2018.3.27)。

母親位於天主教聖山的墓園2018.3.27)。
我一直思索唯心、唯識論點中必有重大盲點。「萬法唯識」也有其重大的誤解,突破不了人心的囿限,是神職人員、修行者及傳播者連鎖誤導之所致,還有人類對「真理」的希望、界定,出了大誤謬,目前我尚未能透徹。而在習俗中,當然是「以生『度』死」,無「念」而自在可也。

「迷信與否」不在於「靈界、靈解之有無」,而繫於個人自覺之是否放棄。如果不能洞燭人間世最起碼的通情達理、寬容(厚)對待人際,且前提是是非明辨、顧及時空生界一整體,否則寬容、通融不過是鄉愿、徇私,更加虛偽、奸詐者。而靈覺是全面了悟世間及出世間的融通、合一,無塵俗經驗或知識系統網的自迷與自著,絕非藉鬼神靈界之偷渡私心、自我之迷障。
隔天,我在高速公路休息站逆光瞥見黃鐘花小樹盛放。我下車專心拍照。一位小姑娘走來,聲音宏亮地推銷按摩器。
我沒太注意她,因為我正取景。她不管我正忙著,啟動按摩器朝我脖子猛壓,轉往肩膀、背脊,還問:
「感覺發熱沒?」
我答:「沒!」
她接著往腰、大腿、小腿,依序講解著按摩器的功能、作用處;我專心構圖,隨她講。然後,我停下來看著她,問她:
「這樣直銷的成功率有多少?底薪、銷售獎金比例多少?挫折感如何?如何調整心態?……」我問。
「底薪二萬,做多做少差距大。我不想用父母的錢。像昨天心情很不好,我告訴自己,轉念頭,看看自己的能耐。心念一轉,我就做去……」她無邪地答。她的眼神明亮。
我跟她說:「我爬山、運動,用不著這類按摩器。你小小年紀懂得轉念、調整心態,挑戰自己,了不起,有志氣。我買一組。」
「吔!」她跳起來。我付一千五百元。
「啊!太高興了,這隻青蛙(小按摩器)也送給您。」她快樂地離開,一會兒又轉回來了:「一興奮就忘了,漏掉給您保證書!」。
看著小朋友離開,我心一陣悲憫。生平厭惡利用人性之善而使惡,而看遍奸商直銷手法之龐多利用年輕人的花樣,我心愀然、沉默。當然,平均而言,台灣似乎還算是不怎麼惡質,真的可列位人性優等生哩!
從無機物到生物相,乃至於人種;由近乎無意識,到意識極致的靈體,如果不予全括俯視、透視而了悟,永遠是抱殘守缺。
我看佛教二千五百多年的經文及其旁支延展,其實正是涵括了有形至無形的一切,只可惜語言、文字或溝通的符號極其囿限,以致於絕大部分都是造成誤解。巴比倫塔恰好做了一個角度的比喻。
我在拍照花景時被直銷(2018.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