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文章-宗教人文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文章-宗教人文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我與成大台文系的淵源 ──陳永華參軍的牽引】


陳玉峯
我跪地感恩,拍下神旅結束前的最後夕照(2012.10.4;急水溪入海口)。


電影常有一些超越或穿越時空的情節,事實上生活中我們偶而就會遇上,只是我們頻常忽略,或意識不到罷了。
我的調查研究過程中,其實,常碰到,不只是所謂的神鬼,還有動、植物的「意識」,就說是「精靈」好了。當然,精靈、神鬼必須要有類似物理學所謂的「蟲洞」,才能引渡或穿越;所謂「超自然」究其實,常是人們自從科學主義成為社會典範後的偏見而已,我敢斷然宣稱,「超自然」是自然的一部分,應該跟我們所謂的自然,一樣大、一樣多,或完全對等。
不談「理論」,因為「理論」是西方文化的制式慣習、迷信或系統建構、抽象建置,我的際遇只是事實。例如,我上到北大武山頂,由於理念上我相信上次冰河期及小冰期結束後,氣溫上升而植被帶及物種上遷,當超過一定環境及物種競合的特定程度之後,植被帶及其特徵物種滅絕,而通常會在山頭,孑遺若干時空的痕跡。因此,我推論北大武山的台灣冷杉林帶以上雖已滅絕,我想找尋跨越「常態」的孑遺。
當然我具備若干生態知識,所以我要搜尋的角度或可能的位置,是有背景依據的,但是,我得強調的是,當人的意念集中,而且是無私的、窮理溯源的意識,很可能就會發出了「超自然」的某種「波動」,這類正向能量波(註:思維等心念活動相較於其他的生理活動,單位當量的耗能最高,使用體內的氧氣也最多,是可以發出相對強勁的「波動」,質能不滅且可轉化),讓人所要找尋的另一意識體可以「感知」,而有所接應且引渡,於是,在如此意識流的聯結中,讓我輕易地在懸空的斷崖邊緣,找到了二、三株玉山圓柏。
北大武山頂岩塊下方約1公尺處,存有1株玉山圓柏苗木。



反之,我也可以說「冥冥」之中,是玉山圓柏牽引我找到它們,關鍵都在「我」有沒有發出這樣的「波動」,無論是意識或潛意識。

印度古人有太多冥思的自我訓練,有可能因為他們感受到植物的「意識波」,他們將植物的這類波動擬人化,且賦予「藥叉」的稱謂,還分為男藥叉、女藥叉。後來,這些「概念」被複雜化、神話化,也被西元12世紀之後的大乘佛教借去使用,就演繹出一堆護法等等。




印度桑吉佛塔前石製,牌樓上的女藥叉。


而古人認為絕世玉石,會自行找到最相稱的主人或收藏者,大概也是這類「念力波動場」的相互牽引。
希臘神話的雕刻家Pygmalion,雕出「最完美」的女雕像後,去求助維納斯女神賦予生命,而跟「她」相愛,或說對某事物有所超強的期望,該事物終於「成真」的意念活動,或說「心誠則靈」,就叫做「Pygmalion effect」,在我來說,都屬於這類意識的波動。
牽涉到人與人、人與古人(或鬼、神)之間,波動的聯結更頻繁與強大。
我有許多這類的事例,都是正向的、善念的聯結而跨越時空。這裡只談古人陳永華參軍與我。
我在研撰《興隆淨寺》時,經由傳道法師(已圓寂)、心淳法師的因緣,間接地在妙心寺借印了李岳勳前輩(已往生)的《禪在台灣》,看了該書,第一句感嘆的話:「這才是母親母土的佛教啊!」。
然後,藉由李岳勳前輩的著作,聯結到古賢陳永華參軍。
然而,直到2012104日早上,我參拜永華空棺墓之後,簡直是有如神助,好像陳永華帶著我,探索急水溪四百年時空的台灣大奧祕,訪談、踏勘神速無比,成果或收穫巨碩入幽冥,甚至於到了傍晚,賞賜予我急水溪入海口最莊嚴、祥和的海峽夕照,讓我邊拍攝、邊跪地感恩,也寫下《蘇府王爺》一書中,〈急水溪傳奇〉的大篇章(《蘇府王爺》,2013199326頁,前衛出版社)。
陳永華衣冠塚全景(2012.10.4;果毅後)。

急水溪出海口附近夕照,2012104日陳永華英靈一路帶著我,穿越近4百年的時空。



我寫出來的內容,許多部分完全不可能由文獻得到,幾乎是鬼神的牽引與啟發!乃至於近5年多來,我對台灣價值、歷史、自然生界的聯結,都可以貫串到同一脈絡。

更巧合的是,2014年,經由簡義明、鍾秀梅、李承機教授等人引介,我來到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任教。而台文系所在地正是陳永華的故居!
再說一次,今之台文系館地乃鄭氏王朝「相國」陳永華故居之所在。永華故居於1688年被改建為黃蘗寺,成為反清志士藉宗教掩護的據點之一。1692年曾遭火焚,1693年重建,後來為清國查緝而荒廢。
我與成大台文系最初的接觸,2013326日,鄭福田基金會邱慧珠女士(右)與台文系廖淑芳主任(左),找我去成大演講。

20149月,我正式在陳永華故居任教(2014.9.26)。

1899年,此地改建為日本陸軍衛戍醫院,乃至沿革為今之台文系;2013714日,我拿到713日剛出版的《蘇府王爺》拙作,專程攜書到陳永華墓前祭拜、致謝,不料,20148月,我就到祂的故居執教!

2013714日,我以《蘇府王爺》一書祭拜陳永華墓。


太長的時程,人們被亞里斯多德的邏輯學(現今邏輯的始祖)綁架了,以致於只相信直接的「因果關係」,而失卻對複網狀動態、迴饋的交互作用,天文數字般的聯結,無能觀照,且將之斥為「跳躍思考」、「迷信」等等字眼。其實,我們隨時隨地都處在無窮時空、意識的聯結互動網中,而生滅相連!

2018年7月9日 星期一

【清水「巖」頭明淨心】

陳玉峯

清水巖(2018.7.78:41)。



清水巖(2018.7.713:18)。

從一高東轉76快速道路後,彰化縣境第一道面海主山稜的八卦台地,彷彿大地一道不高的,墨藍色的屏風,揭示內山深厚的內蘊。
每次,只要我驅車馳向台灣橫向且架高的快速路,我的心情從來都是愉悅、祥和的。我知道屏風後面,是我靈所來自,終究我也會回歸母親母土的原鄉;我的狹義故鄉當然是北港,但我靈原鄉徹底是整個台灣。
我眼角不時搜尋著八卦屏風上,顯著的凹刻,雖然開車必須專心,我還是算了幾道。那些凹陷地,有可能就是55萬年前,台地還是平原時,遠古的河道。
近些年我愈發急切地,想要展讀台灣一頁頁的天書,因為一輩子一步一腳印的田野調查,好不容易才培養出另類的「天眼通」,可以透視時空,如同電影《露西》最後階段的,自由自在地瀏覽萬象。
今天(2018.7.7)我是要到彰化社頭鄉清水巖寺上課,由「清水岩生態文化創意產業協會」主辦的解說員培訓。
我頭一次到清水巖(寺)。照會當下,無限歡喜。
清水巖寺保存了台灣傳統寺院簡單、樸素、莊嚴、典雅的建築風格,特別是背山面海,時值雨後最是葱籠生機綠的時刻,烘托出從自然到文化的氣場貫通,明淨通透。翻新粉刷(不知多久了?)的赭紅配亮藍,從光鮮中逼出古意;從古典中走出當下無限的生機。
清水春光(2018.7.78:42)。

最是特別的,是此寺隨著時辰,不斷變化的色系!這是一座活生生吐納的寺院。我早上來,午後走,忍不住兩度拍攝。
匆匆之間,忘了細看三尊佛祖是「橫三賢」或「豎三賢」,不過,沒差別!
有了奇妙寺院幽雅的環境,更有了許多恬淡溫文卻洋溢充分慧根的學員,讓我情不自禁地,耍賴超時演講,從9時賴到1245分,對主辦單位及後續講師實在很不好意思。

橫、豎三賢慈航南海。

清水祖師。

十八羅漢一隅。

我很明白每刻當下的唯一。
我不得不耍賴,我當成最後的娑婆世界的流連。事實上,久遠以來,我的演講恆如是:只取(捨)當下,只當下取(捨),而毫無取捨。
我從多位學員朋友的身體語言讀出悲懷連通,我知道可以全忘法身慧命。親而不暱,疏而不離。
後來,迫於時限,大家邊吃便當,邊忍受我的疲勞轟炸。
結尾後,一位歐吉桑硬要我的帳號,一定要匯捐十萬元。我跟他說去找他認為合宜的單位,他堅持:「你會用在恰當處!」唉!這是「甜蜜的負擔」,我愈來愈不敢承受啊!
幾位女士都跟我說要好好保重身體,我了然她們沒說出口的內在心聲;一位女士表示,從未聽過如此貫通靈內的暢快……

可愛的學員朋友。

我知道台灣草根從來淹沒在虛偽顯性文化底下,我們也從來具足根系聯通的共通語言與寄望,只是我沒想到清水巖的密度之高!我們相互加持。
我了然邪魔惡鬼道鋪天蓋地,佔盡台灣表象一切的便宜;但我更有信心於台灣耿直的是非明辨,觀見正道。
台灣,到處都是「我的」原鄉,清水巖頭明淨心!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Bodhi Is Not a Tree】

陳玉峯



系辦公室(簡稱系辦)傳訊予我:
「主任,○○老師的導生○○○因重度憂鬱症,要申請休學,但他的休學額度已用完,必須憑診斷證明,由系呈校專簽,報請校長同意以特殊原因休學……」
我先回訊:「辛苦您了,我們盡量協助。唉!現在的孩子……」;三不五時,或說常常,我就會得知某某學生如何;某某學生受不了某某老師怎樣怎樣;某某老師跟某某老師怎麼口角鬥氣……上個月約了幾個「懇談」,有時候還得動用老師的老師協助。總之,現代人的問題林林總總,比例的確偏高,「幸福」指數似乎隨著科技物質文明的「進步」而「下滑」!我一直觀察、解析著從社會結構、3C病變,乃至全球人類文化或精神力的衰頹。
系辦另Line我:「可以理解這些生病的人,當人真的很辛苦吧!主任,你有智慧向菩提,有機會你該開門『如何菩提課』!」
我回說:「我沒菩提,只會欣賞菩提樹,轉念而已。」
再補句:「OK!開了。來上課者每堂課領千元,保證開心!」
系辦:「不行啦!這樣會大爆滿,選不上課的人將會吵翻天,然後系辦必定大煩惱!」
我答:「正是此意,是謂菩提即煩惱;煩惱即菩提!」
我斷定今後人類的精神病變愈來愈嚴重,因為從1990年代以降,這等趨勢愈趨明顯,人類的性情尾隨手機文化每況愈下;人類演化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快速的精神瘟疫感染!
我不想詳加論述,因為只會加劇病變;任何提出掛一漏萬的處方箋,必然橫生想像不到的新愚蠢。
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經由手機開打了!這種病毒,人類的免疫力或抗體完全失效,因為不在演化、天擇的範疇。

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奴化」與「改革」 ──從信仰本質談台灣宗教(2018.6.12):前言】


陳玉峯


卡傑拉霍所謂「性廟」,廟外壁上很辛苦的4P性交(2008.4.14)。

雲科大哲學教授簡端良先生邀請我談關於台灣宗教反統戰的議題,恰好我寫了短篇〈九旒之神〉,就丟給他說「當前引」。
這個鋪天蓋地、綿延四百年的政教戰爭從來分秒未曾止息,現今蔡政權卻幾乎完全棄守,或說連意識都未曾有一分察覺的致命!如果可以側面調查全國宗教界,我推估大致上全盤盡紅,但是這只是「顯性文化」,台灣從來存在另股自陳永華以降的「隱性文化」,其則根深蒂固、幻化無形,而與之抗衡。
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史大抵都是政治史,反之亦常然。只有夠陰謀者才會假設它從來沒發生,特別是現在。

現今台灣宗教的現象(2010.11.13;清水)。

宗教與政治是聖與俗的二元極端,對立卻合體;合體卻對立。而宗教本身,同樣是聖、俗二元的對立與合體,聖、俗等二元概念從來同時、同體並存。舉一表象的例子,古印度太陽神廟或太陽神石雕車的車輪上,雕刻著性愛交歡圖,將人心最鹹溼的艷情,置立於最神聖場域的載體之上,依我解讀:當車輪快速旋轉,或在永恆的時間軸上,聖、俗合一,或說消弭了一切「分別識」。
印度教太陽神廟,車輪上呈現「聖俗合一」(2008.4.8)。


印度教到了10-11世紀,在卡傑拉霍地區(Khajuraho),由於先前來自中亞的許多外來民族入侵(例如白匈奴、古查拉斯、希臘、突厥、月支、塞人、波斯人等),民族大混血,產生了所謂的「拉迦普特人」。這些成分極其混雜的拉迦普特人至少超過36個氏族,且建立大大小小的王國,其中,旃代羅人在9世紀創建了「昌德勒王朝(Chandel)」,他們在1011 世紀興建了80餘座巨石雕鑄且堆疊合成的印度教神廟,如今剩下22座。這些神廟的臺座邊、內外牆、門楣、廊柱、神龕等,雕鑿了許多從單純到甚為複雜的性交雕像,可以說是全球迄今為止,聖、俗同體的極致並列,當然也入列世界自然文化遺產。
印度卡傑拉霍的性廟群,集「聖俗一體」表象的極致(2008.4.14)。

性廟性交浮雕(2008.4.14)。

我舉印度教二、三千年前,以及千年前的,此等抽象且具象的二元對立而合一的現象,是為了鋪陳宗教的聖、俗從來是一,而且,所謂「聖、俗」概念的提出,其實是晚近才產生的,由伊利亞得(Mircea Eliade1907-1986年;羅馬尼亞人)之所創,而他,也是於1928-1932年研習印度文化、宗教等,獲得啟發,從而創生聖、俗的概念之分。
我認為這是西方歐美人士之與東方文化相遇時,頻常發生的,試圖以分析法切入原本是一而無分的一種「精緻的愚蠢」,在我而言,雖然依俗,也使用「聖、俗」的字眼等,但是,我是使用「分別識」來代表更廣泛的一切二元對立的思維,以尋常話而言,一般的思想、思考、辨別、理性語言等等,都是「分別識」,也就是佛教的「第六識」,或一切的思想。
分別識或人類的思考一旦要釐析,二元對立必然發生,所以才會有一大堆數不清的概念發展出來。而佛禪正是要消除、禪除感官識覺、第六識所造成的一切認知,才可能逼近本然的無分別識(智)。
其實,台灣傳統宗教的本質,正是無分別識、無分別智的,人人本就具足的隱性禪門,且它的象徵代表就是「觀音佛祖」,觀進人人、眾生各自有之的「自性(空)」!台灣表面上的萬神、雜神,只不過是本體針對任何外在現象,所映射或應物現形(應現)出來的「妄相」而已,只因政經社會教育等雜染價值觀念愈趨劇烈,台灣宗教的本質或精義愈來愈隱晦,而且,歷來除了李岳勳前輩勇於打破「黑盒子」,楬櫫台灣神的本質之外,再也沒有看過真正台灣傳統宗教(禪門)的闡述了!

台灣傳統宗教的核心價值:自覺。

台灣傳統宗教心法方法論的象徵,三太子。

日治時代左右台灣宗教管理的要人丸井圭治郎(1910年?;翻拍自南瀛佛教會會報)。

幾乎現今顯赫的佛教、佛道合一(媽祖教),都已經是國府治台之後的中國教,我是在2008年前後,才在妙心寺找出李前輩的《禪在台灣》,首度親炙最真實、最貼近台灣主體意識的傳統宗教,因而寫了幾本書,以淺顯的文字,對歷來「聖」隱「俗」張的台灣奴化性麻醉毒劑,之鋪天蓋地感到極度不忍,因而發願振興台灣本然,也在這幾年來,逢機緣闡述、講解台灣的觀音法理,從正面切入宗教革命。
可是台灣傳統宗教正是反清復明或統獨大戰的思想政戰核心交戰區,從明、清帝國交戰,福建的媽祖教遭清帝國的收編,福建的民族主義或倫理情操全然破產之後(註:西方奧威爾的《1984》也是講解此等原理),姚啓聖、萬正色及施琅等如法炮製,用收編媽祖信仰來攻下台灣、統治台灣、監視台灣。
大約30年來,中國對台灣的統戰,手法、技倆與施琅等形同一轍,且更加露骨、多元。而民進黨政權於現實權勢已忙得不可開交,派系內鬥也自顧不暇,何況文化體質本來就極為淺薄不足,加上所謂的「民主、自由」及宗教的「不可侵犯」性,因而在這價值信仰的中樞區塊,幾乎全面棄守,甚至連基本認知常識都渾然不覺,只由台灣傳統純民間極其少數的有識之士零散抗衡,但不成比例。
超級政治化的媽祖教(2010.9.7;北港朝天宮)。

由於宗教本來就是政治的「隱形斗篷」、「偽裝的防護罩」,國府治台以來,宗教界或神職山頭要角之系出情治也司空見慣,政治既可全面染指、培植宗教團體等,本土意識的政治人物卻看不出有任何足以擔任大任的宗教代言人,更可悲的,2018年中,卻出現所謂的「深綠宗教界」「揭竿而起反綠」的「傳言」等等,其實,先前在「反香火金燭案例」中,我已預估宗教統戰全面熾熱化已然開張。而「濁水溪悉達多」於一、二年來終於挺身而出,似乎是台灣知識哲學界的忍無可忍吧?
我今天的演講不可能顧及全方位的宗教覺悟與改革,最大比例的時間只能放在根本處的小部分,更且,台灣傳統宗教的本質或精義甚為深沉、幽微,根植於楞嚴、法華大義的內涵,乃至媽祖、王爺的歷史進程,對台灣人而言根本就是一片荒蕪無知。
因此,我將由:一、台灣價值三大面向;二、台灣文化三大鴻溝;三、台灣宗教的觀音法理等,點到為止。而最致命的因素是:台灣最幽深、最美好的宗教情操,卻是通通在傳播帝制奴化的中國思想!
請開講。(註:民進黨文化依我看,是中國式的碎片,絕非台灣主體文化)
台灣傳統宗教的根源處:靈鳩山(2008.4.19)。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九旒之神】

陳玉峯

台灣歷來寺廟等,都是政治力、黑白道較勁中心。


過往我一直在鼓吹台灣傳統宗教的革命運動,但我不是批判台灣人的迷信、盲目;我也沒談眾多「海鮮法師」如何詐欺、搾取地下經濟之類的,恰好相反,我談的宗教革命從正向能量開始,找出傳統宗教真正在普世人性珍貴的內涵,以及其在台灣社會及歷史上發揮的,了不起的功能或效應。
台灣傳統宗教的本質是禪門自覺被皇權帝制所扭曲、利用的呈現,革命的重點即在於,濾除不合時宜與專制霸道的奴性思維,且將主體意識、自覺心性等,賦予現代生活的內涵。
由於神權、皇權從來連體,即令現今的粉絲的「造神」,也免不了不等程度的相似。我先以政治操控宗教的表象細節來說明。
先前我已多次書寫中國自宋太祖直接宣誓「皇權凌駕神權」以降,皇權操控神明,宗教淪為統治的工具之一,「神明」都得經過「皇帝」的敕封等等,而且,位階不得超越親王、大夫,試以「垂旒」說明之。
「垂旒」是古專制皇權時代,帝王、親王、大夫等貴族冠冕(禮帽)前後的裝飾品,常被敘述為象徵「目不斜視、耳不妄聽、謙恭自律」等等意味,總是配合垂旒玉串(珠子)的功能等,加以渲染、聯想而來。
我可以依其構造,作完全相反的解釋,如同「垂簾」聽政,「垂旒」是種遮蔽作用,不讓臣民看清皇帝、貴族的真面目,卻允許皇帝等,「偷看、觀察」臣民的一舉一動,等等。
而台灣的神明系統來自鄭成功帶來的明帝國體制。
垂旒的玉串數目的「規定」,歷代不一。明帝國,皇帝是12道旒,親王是9旒。也就是說,媽祖、王爺神像制定的9道旒,代表一堆神明的位階只及於親王,而且,所有神像的「龍袍」的龍爪,一律只能在4爪或以下,只有皇帝的龍有五爪。
新港媽祖大道展示的媽祖垂旒,守舊制之九條珠帶(2018.3.27)。

現代媽祖的垂旒玉串也有超過玉皇大帝、皇帝的(2012.2.16;鹿港燈會)。

如此,很清楚地擺明普天之下,皇帝的權力、威信,高於民間信仰的神明,直接宣告政治凌駕宗教,控制宗教。
有趣的是,今人不查,在賦予神明現代化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或裝置神明的冠冕垂旒時,有人將媽祖的垂旒數目刪減成56條,創作者可能不了解,他又將媽祖的「神格」降了好多階。
為什麼是9?而不是10
這有太多猜測、推論式的想像,而一切的政治及宗教,猜測、推論、想像等,正是重要的內涵。
10是整數、完滿、十全十美等,人世間沒有這樣的東西,自稱「十全老人」的,惡質的人性成山成海。這也不是東、西方文化的問題,天主教有所謂的「九日敬禮」,始於耶穌基督升天之前,祂教導門徒在耶路撒冷等待天主聖神(聖靈)的來臨(宗一:4˙14),此即向聖神行九日敬禮的開始。
其實,希臘、羅馬古人也有為亡者舉辦的九天祈禱,在人死後第九天進行特別的儀式,而完成其安葬禮;羅馬人每年也為亡者行「九日敬禮」。
台灣現今的宗教活動加上了太多商業流行的現象,鼓動了更多盲目的外力迷信,而本質、精神卻更加澆薄,特別是在自覺超越的神髓,幾乎蕩然不存!
信仰的精義,在於以人世一生所有的努力,達成其所信仰對象相當的人格、行為,以及對社會、國家、地球、神靈的自我承擔及付出!
傳統宗教諸神的象徵意義全然淪喪,現今遠比古代迷信、迷惘或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