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活動-演講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活動-演講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對台灣選舉文化的當頭棒喝!) 茉莉花革命、突尼西亞與阿拉伯之春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之二】

陳玉峯

台灣尚未開花的茉莉!

來自地中海北非的茉莉花,究竟與台灣人的茉莉花有何異同?
茉莉花這一屬(Jasminum)植物大多芳香、色白,廣泛見於歐、亞、非洲,早已經是世界性或世人喜愛的物種。以茉莉花或其栽培品種為國花的國家,例如印尼、菲律賓、巴基斯坦及突尼西亞。
或說,香氣嗅覺加上潔白高尚的茉莉,延展成為人們心目中的清新可喜、理想或希望的象徵,不記何等遙遠的古代,已然成為人類居家尋常喜愛的伙伴,無人在乎它是原產、外來,流浪或宿存。
它,因為是突尼西亞的國花,而2010年底、2011年,突尼西亞發生了系列嚴重的反政府示威抗爭,被稱之為茉莉花革命,且延展成為阿拉伯至少六、七個國家民主風潮的運動,被稱為「阿拉伯之春」,甚至於燃燒到中國。


茉莉花革命影響了阿拉伯世界的民主運動。
(來源:https://goo.gl/cfPZBx)

六、七年連鎖運動的風潮下來,只有突尼西亞尚稱成功,進行了民主轉型,其他各國大致上全部失敗,中國的「茉莉花」運動甚至於花苞未現,就被強摘枯萎!
突尼西亞之所以尚稱成功,直接的原因是相對成熟的公民社會,以四大團體為代表的溝通對話,建立多元民主體制的合作,化解內戰的危機,完成憲政體制,成功轉型民主。
突尼西亞是北非的阿拉伯國家之一,它的東北部以1,148公里的海岸線銜接地中海;國界西邊是阿爾及利亞;東南界跟利比亞為鄰,面積162,910平方公里,是台灣的4.53倍,其中,五分之一是撒哈拉沙漠,約6成面積是地中海型氣候下,肥沃的可耕地,先天條件優良,因而很早年代即成為迦太基(Carthage)的發源地。這個古帝國在紀元前,曾與羅馬帝國PK,前後打了三次大戰,名將漢尼拔還一度要打進羅馬。可惜後繼無力,西元前146年,反而被羅馬所滅,成為羅馬的非洲行省。
後來,先後隸屬於汪達爾王國、拜占庭帝國、阿拉伯的鄂圖曼帝國等。1881年成為法國的保護國或殖民地。
1956320日獨立為突尼西亞王國,但很快地被終結掉。1957725日,民族主義領袖哈比卜˙布爾吉巴崛起,就任共和國首任的民選總統,強力推動現代化,被稱為「布爾吉巴主義」,也就是經濟自由化。
哈比卜˙布爾吉巴的統治竟然長達30年,他靠藉民族主義的招牌、現代化的改變、所謂的「收買人心」,以及「伊斯蘭運動」,而維持其強權。直到1987年,扎因˙阿比丁˙本˙阿里發動不流血政變,將之推翻。
說來有趣,本˙阿里的政變叫做「茉莉花革命」,2011年他被迫流亡到阿烏地阿拉伯的民主轉型,也叫做「茉莉花革命」,這兩朵大小不一的「茉莉花」彰顯出,茉莉花是和平民主轉型的象徵。
自從1987年本˙阿里掌權以來,1994199920042009年他都順利連任,夥同他之前的布爾吉巴30年總統的漫長,當然不是自由、民主的「常態」。本˙阿里擔任總統以降,他延續布爾吉巴「經濟自由化路線」,吸引大量外資,在19872007年的20年間,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每年平均以5%增長,讓突尼西亞的經濟發展,締造「非洲第一」的「突尼西亞奇蹟」,成為開發中國家的樣板。
然而,隨著經濟自由化而來的,種種人性解放的思潮也會挑戰民族性、宗教性的傳統父權結構,人權的興起自不在話下。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重創突尼西亞的旅遊業,旅遊業連鎖或周邊基層的影響首當其衝,失業率(特別是年輕人)節節高升,加上通貨膨脹、政治腐敗、言論等欠缺自由,民眾因生活條件低落,社會蠢蠢欲動。
統治長達23年的總統怎可能不腐敗?突尼西亞早已淪為警察國家,而且,總統家族結合黑道,或說黑白同道長年壟斷利益,人民當然怨聲載道。
20101217日,西迪布吉德市的一位26歲青年穆罕默德˙布瓦吉吉,他是位水果攤販,由於他沒有擺攤執照,攤車被警方沒收。他抗議,卻被一位女性官員打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恰好打中了阿拉伯文化的大忌,對男性極大的羞辱。
布瓦吉吉被摑掌之後一小時,他在政府大樓前引火自焚,後來死於醫院。這把火引發了群眾長年的壓抑與不滿,加上當地政府漠視,只把該女性官員調職。於是,手機茉莉花「花香」無遠弗屆地傳播,引爆有史以來突尼西亞最嚴重的反政府示威,要求本˙阿里為此事負責。

軍警驅散示威民眾。
(來源:https://goo.gl/jy33ad)

本˙阿里竟然宣布解散國會、重新大選,但示威抗議活動早已燎原,暴力頻生,全國治安形勢崩潰,國會大選無能舉辦,2011年初,本˙阿里被迫將權力交給總理,自己流亡到阿烏地阿拉伯。
2011115日,憲法委員主席宣布,國民會議長臨時代理總統,2天後,聯合政府宣布國家和政黨分離。然而,強人政治一旦瓦解,各種政治路線、集團利益、宗教派系、階層矛盾……不斷引爆,更頻頻出現政治暗殺,眼見即將引起內戰,幸虧軍方維持中立,2013年夏季,總工會,工業、貿易及手工業同盟、人權聯盟及律師協會等四大集團開始運作「全國四方對話」,歷盡人類政治史上所謂「多元民主體制」的協調,只以半年時程,2014126日,制憲大會完成共識,通過新憲法;1123日完成正規總統選舉,埃塞卜西當選新總統,成功地完成民主轉型。因而2015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大會(集團)」,肯定其在多元民主體制,做出了決定性的成就。
然而,2011年的茉莉花一旦起火,靠藉手機網路立即性的連結,帶動革命風潮,於是,埃及、利比亞、葉門、敘利亞、巴林等等穆斯林國家紛紛起義,強人倒台、內戰紛紛,因而從突尼西亞開啟的茉莉花革命,就展開了「阿拉伯之春」,如今,茉莉花歷經七年的驚濤駭浪,花朵依然開展,新、舊問題也不斷燃燒。
我沒有在穆斯林國家蹲點,對他們的歷史文化、民族性格等等,也一竅不通,我沒有資格切入真正結構性、因果性的評析。這次我們邀請突尼西亞的當事人來台演講,引起我龐多的困惑或疑問,也許可以跟主講人梅沙悟德˙荷穆達尼等人多多請益。
我暫時想起的困惑,例如:
一、諾貝爾和平獎的宗旨是:為促進民族國家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軍備,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大的努力,或做出最大貢獻的人。
如是,或可簡化為「為世界和平作最大付出或奉獻的人」,而2015年和平獎頒發給突尼西亞四方對話集團,歐美國家的價值系統或政治算計的比例或程度有多少?受獎團體及突尼西亞全國對此獎的見解、感受,隨著時空變遷的傾向是何?穆斯林許多國家的看法又如何?和平獎等內涵,或人類的思想、價值觀、哲學背景、宗教情操或意識形態等等,又如何前瞻演進?
二、突尼西亞人權聯盟主席的阿卜杜薩特拉˙本˙穆薩,曾經表示(201510月)他願意在香港推廣突尼西亞經驗,則中國共產黨政權能否接納?台灣呢?當理性遇上異文化、意識形態、政治現實之際,能否發揮的前瞻契機是什麼?如何創發?
三、突尼西亞強人獨裁者一夕垮台之後,各種宗教派系將憲法加重許多伊斯蘭色彩,且各方人馬搶奪新權力的瓜分,政治暗殺頻傳,而內戰將起之時,總工會挺身倡議各方組成全國對話機制,並力邀其他三個最有影響力的民間組織加入,且其目標單純:伊斯蘭政黨交出政權,制訂新憲法,並訂出新選舉制的時間表。
他們之所以成功,迫使原本對立各方,走上理性對話及道德勸說,可以說,很可能最重要的關鍵在於當時並沒有超強的一方,而是各方勢均力敵?也有許多觀察家認為突尼西亞具有最高比例的已覺醒的年輕人族群,具備公民社會的西方思潮,且婦女解放程度,堪稱穆斯林國家中之最高。還有種種其他的事後解釋。
無論如何,一項耀人耳目的事實是:突尼西亞當時的政黨與政客們,跟其他陷於動盪中的國家一樣爛,他們竟然可以靠藉無黨派的組織,以及許多位傑出無私的人才運作而達陣?
這項特徵恰好擊中台灣將近半個世紀以來,選舉的迷思或盲點,台灣歷來選舉最荒謬的現象之一:「二元對立,西瓜偎大邊!」;「沒有第三黨存在的空間」!長年來每逢選舉,明明就有五、六位候選人,傳媒、民眾只聚焦在「二拚一」,因為大家彼此都「相勸說」:那個選不上啦,不要浪費你的選票,不管他有多優秀!太多選民直接放棄「選擇改變」的民權,聽任永遠爛下去的迷思,所以黑道、買票、既有爛人可以繼續爛下去!這是沒有選擇的假選舉。
這套迷思的腦袋價值觀來自宗教幾千年的愚民及洗腦效應,也就是從來「政教合一」的統治術,卻沒有信仰與宗教的本質。當然,還有龐多的現實或勢利眼取向的原因。
簡單地說,台灣人民(迄今)被奴性化的灌施太長久了,「奴隸當久了,建不了國」!
相對的,物質經濟基礎遠比台灣低46倍,太多指標遠遠落後於台灣的穆斯林國家突尼西亞,多數年輕人卻有了驚人的自覺比例!可以改變的叫現狀,他們揚棄了既有的領導人或政客,他們選擇了理想、理性本身!
而我想聽聽來自北非的友人,對台灣現狀的迷思有何見解?
四、我也想探問穆斯林的人權鬥士,當你們批判歐盟採取「歐洲堡壘(Fortress Europe)」政策,實施更嚴格的邊境管制,並在地中海一代增加軍事武力邊防,導致經由突尼西亞,逃避戰亂或生態災難的難民的非常態移民(偷渡)湧向歐洲,更多的難民命喪地中海時,請問:換個議題,我在網路上看見穆斯林年輕貌美的婦女,不知犯了哪條習俗戒律,被族長鄉人下令半活埋在土坑中,然後由族長(?)開始隔一段小距離丟擲石頭砸中眉心,血注流下後,鄉民一一狠擲,更強迫小男孩,一樣砸向該女士。小男孩百般不願而顫抖,最後還得死命地拋出,擲不中還得重來!最後,該女士垂頭在血泊中死去!那畫面每閃進我腦海就想嘔吐!這樣殘忍的私刑,或傳統信仰的習俗之與人權之間的關係是何?!
婦女看手機被處死、被強暴一樣被處死、為求知識讀書被處死……一系列罄竹難書,在別的民族、人民看來是凶殘至極、泯滅人性的殺戮,試問受害者有無人權?當人權與習俗、戒律、教條、信仰、男性沙文等等遭遇時,穆斯林的人權鬥士的態度、見解、行動、策略為何?
我相信此類問題一向是司空見慣,而我從《古蘭經》似乎也可讀出完全相反的解釋,請教:宗教信仰是何等的魔力?真神許可或訓示了何等的啟發?
我這疑問「很幼稚」,各種詮釋也多如牛毛,但我只想從血淋淋的真實案件,探索人權鬥士的人權思維。

我的問題無窮,我以一生的行為來作答,我們也都將以一生的行徑,面對終極的考核或審判。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來自日落邊陲的主流人性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之一】

陳玉峯
全球從來一起呼吸、一起脈動,即令時空不一,本質盡同。
打開心胸,世界上沒有陌生人;傾聽心音,原來都是普世人性。
台灣,當然是世界的台灣;突尼西亞,當然是全球的突尼西亞!地球上每一點都是中心,當我們去除或擱置讓我們狹隘的偏見,我們可以看見美麗新世界的曙光,並且篤定地走出眼前的每一腳步。
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鑑於台灣的政經或各面向的困境,長期致力於培育國家暨全球未來傑出貢獻的人才。除了制式課程之外,更經常舉辦同社會各行業界,種種面向議題的交流、溝通與學習。因為生命基因隨時多樣在演化,心智能力歧異且瞬時新創發,多元學習與刺激,正是開啟未知與未來的好途徑。
在拓展心胸格局與遠見智慧方面,異文化接觸與國際交流,正是我們重視的一環節,而且,我們希望銜接世界或普世肯定的正面能量或涵養,或將不斷推出「諾貝爾獎的國際論壇」系列。
20171220日(三)晚上6-9時(註:17時開放入場),假成功大學成杏校區成杏廳,我們邀請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2015年),北非「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專題演講〈突尼西亞青年:希望與挑戰(Tunisian YouthHope and Challenges)〉!誠摯歡迎十方朋友們前來聆聽,並參與提問討論!
諾貝爾和平獎為什麼會在全球數百個推薦名單中,選出「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他們對全球和平的貢獻是何?他們楬櫫了何等文化成果或契機?他們對世人、世代及台灣目前局勢及前瞻,有何啟發或創見?本短文先作前導。
所謂的「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成立於2013年夏天,因為當時的突尼西亞政治暗殺頻繁、社會動亂日漸擴大,而瀕臨內戰邊緣。在多位傑出對話人才的調停斡旋下,代表全國民間的四大團體:總工會,工業、貿易及手工業同盟,人權聯盟,以及律師協會,經由無數會商,從修憲、國會選舉,乃至總統選舉,完成民主轉型,締造「多元民主體制」的新典範,如同諾貝爾和平獎頒授的理由:
「他們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之後,對於締造突尼西亞的多元民主體制,做出決定性的貢獻!」;他們在多年來陷入嚴重的政治、社會動亂中的許多穆斯林國家案例裡,突破政治理念、宗教信仰、價值觀及利益本位,成功地保障了全國的基本人權;他們在複雜的社會不同階層或區塊、歧異的價值觀或意識,顧全全民的工作勞動權、社會福利、法治及人權原則,以道德勸說,推動了成功的民主轉型,發揮了公民社會的合作力量,證實了民主、和平制度可以由民間來完成。
台灣人千萬別因寥寥上述小段話誤認為沒啥了不起,這是極為艱困的人性工程!他們在大約1年的時程,制訂通過了新憲法,並隨後選出新總統;他們是2011年以降,阿拉伯許多國家陷入所謂「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運動中,唯一尚稱成功者。
依我個人見解,他們在人類歷史上的重大成就,乃在於突破二元對立的人類慣性,而且是由人民團體,衝破政治、宗教、階層、利益、民粹的對立,開啟真正包容、多元協商的大智慧、大心胸典範。
反觀台灣,數十年來長滯於藍綠、紅綠或全光譜的對立,歷來龐多的協商走不出本位主義、格局遠見,多在字眼、機巧間遊走,而公民社會雖然早已形成,卻因體質不佳而滯留在被分化、對立的窠臼,甚至充滿失敗主義悲觀的情緒。
因此,此次我們邀來文明古國新蛻變的範例領導者,希望帶來新啟發與新刺激。當然,個人側重在對於青年的新視野或挑戰。
我要特別強調,這次來台的演講團當中,主講人梅沙悟德˙荷穆達尼有篇201771日的短文:〈被社會排除在外的馬格里布青年(Leaving Maghreb Youth on the Sidelines)〉,該文最後兩段敘述:
政治人物(執政或在野)似乎都無能瞭解社運經歷的改變,而民間一大堆非正式組織(NGO),以直接且具體的訴求而集結。「他們不相信政黨政治的效率!有時候大家甚至懷疑所有的政客,不僅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是問題的一部分!因為政客們太過功利、選舉導向,而且渴求權力!」
人民也相信自己不需要一個現成、既有的領導人;人民重視所有抗爭者之間的橫向聯繫。當然,運動過程中也會出現新的領導關係,但大家在乎的是:社運與大家想要達到的理想,社運與社會正義之間,我們如何縮小距離?
主講人的見解,我頗有感慨。
2008年前後,我鼓吹「熱帶雨林政治學」(雖然沒人回應),我認為任何政治人物、制度,只要他(它)們產生或製造的問題,比他(它)們能解決的問題還要多之時,正是他(它)們要被淘汰的時刻了!
地球上尚未被認真發掘、學習的最大宗生態體系,一為熱帶雨林;另一為海洋生態系。熱帶雨林最複雜的社會結構,從第一層疏而不離的最高樹種,絕非同一種大喬木,而是高歧異度的多元樹種,更且,不同層次之間(空間上下)並非領導或從屬的關係,同一層次、不同層次的組成之間,存有非常複雜的直接或間接的多元合作、迴饋的關係,絕非溫帶林強調的二元對立、競爭為主的交互作用!
我也預估今後的國際界線甚為模糊,全球各地各種組織都會交互結盟,改變國家組織結構等等,地球上人類過往的政治或統治內涵,必將產生重大的變革。(註:以上以最簡約的方式勾勒)
而承擔全球政治體質、體制的改革或革命者,就是落在後現代之後的「文化創意派」。這些人目前大約佔各國人口比例的13成,他們重視身、心、靈的合一;他們關切生命整體的意義與體現;他們在乎物質從生產到產品的所有過程;他們不關切二元對立的政黨對決;他們在現今台灣偶而投票或經常放棄,因為他們早已厭惡二千多年來靠藉如何騙取選票來取得政權的政治術仔;他們正在或即將領導未來,但現今欠缺凝聚他們的組織、結盟及機制;他們具備充分的自主性、主體性,截然不同於舊價值系統!
在我心目中,突尼西亞的四方對話集團,大致上相當於「文化創意派」,也逐漸逼進「熱帶雨林政治學」(cf.拙作《山˙

海˙千風之歌》,2011年)。
至於本文題目之所以書寫「日落邊陲」,取義於梅沙悟德˙荷穆達尼該短文的地名「馬格里布(Maghreb)」。「馬格里布」指非洲西北部地區,阿拉伯語意為「日落之地」,常指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以及摩洛哥三個國家。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護樹聯盟演講備忘(2017.7.29)】

陳玉峯
在自然資源的開發裡,本土主體性總是被湮滅(2017.6.6;魚藤坪)。
19801990年代我相信全球各地區的自然資源開發之後,自然資源的特徵會轉化、蛻變、昇華,成為該地人文的特色,我甚至都認為溫帶井然有序的針葉林的地文與生文,正是形成亞里斯多德邏輯、理性、科學等文化的根源,另一方面,我也痛陳台灣現代文明史比美國還長久,卻始終建立不了自己的土地或在地文化,歷來每開發一地,就是幹掉該地的最大特色,引進外來文化,消滅本土主體性。
後來我發現台灣土地、自然生界的特質並非全然被消滅,而是以流變當中的生、住、滅相中,最後劇烈的滅相來應對,在環境生態一般說成自然反撲,其實其實質內涵相當於人文趨近於地文,而台灣的地文(或地體變遷、變相)現象大致是地球上變化最劇烈的地區之一。
我無法不預測今後120年內,台灣不會出現超級大劫變,包括整個社會的大洗牌,悲劇更說不消說了!
很久以前我敘述台灣是人類自由、民主制度,在東方最複雜的試驗地,很快地台灣也將回答這議題。從自然生界、土地到文化、社會、國家,站在台灣歷史的角度審視,我實在活得一刻也不得安穩,然而,我一生浸淫的山林自然文化,又帶給我超穩定的精神結構,以致於生、死都無關緊要。
雖然山林沉默,總是知心。
是的,在我身心上是二元極端對立的大矛盾體,具備台灣的一切特質與衝突。我知道長期以來,我的演講常帶給聽講人某種鉅大的感染力,但事後聽講者對於演講的內容通常忘光光,只在無形中刺激出當事者渾然不解的某種東西,其實那些東西就是台灣的自然禪法,刺激你主體的自然兌現、應現,而與我無關。所以近年來我不再刻意隱藏「讓人家聽不懂」的內容,我只須關注自己能否全力當下轉達。
我一生最長的時程活在自我限制當中,卻又壓抑不了「對崇高理想永不妥協的探尋」,我巴不得我可以「起乩」,可以在有意義的劇烈中瞬間蒸發,如同原子彈爆炸那瞬間,實踐精神最後的自我救贖!你們不要以為我有精神病,真正悲慘的不是精神病患,而是一大堆現今身心分離、裂解的台灣人,可悲到自己不清楚自己哪裡悲慘!
說起這場演講可真是陽光三疊三溫暖,不僅辦或不辦黑白切,題目原本我想談自然情操的對話,後來Angela喜歡《雪山盟》,而有臉友在問台中有沒機會辦我在嘉義講的日本與台灣檜木文化的深層淵源等,最後我就把它們全數合一,而且,我更希望藉由朋友們念力場域的激盪,可以讓我當場創發一些先前沒有的意念、概念及思想。我珍惜生命每時刻的際遇,我相信時、空、人、事、地、物的交會,都可提煉出很有意思的精神珍寶,讓人在無限迷惘、迷思中,向心靈交代。
筆者於20177月出版新書《雪山盟 影音書》。
筆者演講台灣檜木文化足以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本質原因(2017.7.15;嘉義台灣圖書室)。
台灣島冒出海平面以來,大約250300萬年時程,姑且把它當成1天。
從誕生的00分到中午12時,大抵屬於島嶼生態、物種跨海的零星傳播,整個大地也隸屬於劇烈變動的時期,先是土地偏鹼,然後被雨水淋融了數十、百萬年而成酸性,地震、擠壓逆衝及崩塌最嚴重的時期大約落在120190萬年前的「蓬萊造山運動」,形成現今的「頭嵙山層」礫石(55萬年前開始被推擠,冒出形成今之台地等);也在此時期內,發生大冰河時期(150135萬年前),帶來了台灣第一波大規模的生物入遷。
經歷無數次的逆衝與下崩,玉山北峯巍然屹立。
三義火炎山的頭嵙山層就是在蓬萊造山運動時形成的。
我認為台灣中、高、海拔的裸子植物植群,都是在第一波來到台灣的,包括高山植物,而且這波進來台灣的植群,來源及成分非常複雜,包括由東北亞日本島弧來到台灣的檜木林;東喜馬拉雅山系及中國雲南山區的高山植物、玉山圓柏、台灣冷杉、台灣雲杉、台灣鐵杉、台灣刺柏等,大會師於「年輕初生」地體的台灣,且長期保存又蛻變新演化於台灣,締造全世界最快速的新種、新變種的演化奇蹟,最主要乃拜台灣地體超級崩蝕率是亞洲平均值的44倍,北美洲的152倍,阿爾卑斯山的13.6倍,等等,相對應於古老孑遺物種或針葉樹在台灣的演化速率,亦可謂全球首屆一指!
今年217日我跟隨公視前往日本木曾地區,追溯台灣檜木及林業文化的根源,驗證了我長年的推測;而201611613日,我為公視上雪山、翠池及下翠池,解說玉山圓柏等等的生態故事,大抵就是今天演講在自然科學、生態學的內容,而我原本想要跟朋友們分享或討論的「自然情操對話」,得看時間容不容許談述一、二,這部分偏重在人文、價值觀或文化的內涵,也是台灣自然史24小時最後的23秒鐘事!
莎哇啦,台灣紅檜媽媽的容顏(2017.2.19;日本木曾)
衰退中玉山圓柏老樹(2016.11.8;雪山)。
台灣自然史24小時的大約下午16時、晚上21時與23時(隨意估算而已)前後,又發生其他3次大冰河時期,生界大統、獨的劇碼又操演了三次,一次比一次複雜。最後一次大冰河時期結束迄今,大約是最後的45分鐘,而我認為晚上2356分前後,茄苳、榕屬等熱帶雨林植物,在島鏈尚未完全被海水淹沒之前,從印尼、菲律賓等地進入台灣。
東山休息站的大榕樹全景(2012.10.13)。
而茄苳等樹種雖然成為「外籍新娘」,且早已取得台灣國籍而兒孫成群,但與東南亞、南亞的祖先還是同種,尚未成為「台獨分子」,然而其「容貌」(形態、形相)或「氣質」,事實上已經非常台灣化矣!
賀伯災變的空中勘查。
24小時(300萬年)的最後3秒鐘,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劫變,台灣大約67成的原始林生態系遭受全面開發或大改造,最後1秒鐘,台灣地體開始大反撲,且未來1秒鐘內,台灣生界很可能將遭遇不可逆料的浩劫。
1948年王雲峯作曲、李臨秋填詞的〈補破網〉問世,30年後我開始彌補台灣文化失落的環節,修補自然基因,也走上台灣主體意識救贖的事工。
走過41個年頭台灣山林自然路,從事自然生態保育也大約38年,直接參與運動30年,我從不認為我有老化或「退出江湖」,我只不過是個年歲稍多的嬰兒,因為心無年齡,自然界從來都是最佳的沉澱過濾器!
我真的好想跟同胞分享自然界中的神奇、美妙與奧祕,那是宇宙中一切有形、無形的最佳聯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