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問與答(2)】


陳玉峯



Q2. 19801990年代老師與其他環保人士開始關注台灣林相被破壞、大規模砍伐的現況,其中「搶救棲蘭山檜木」是很關鍵的運動。但對於退輔會在棲蘭山是否以整理枯倒木之名、行砍伐之實,各方有不同說法,可否請老師分享自己在當年運動開始與發展期間的經歷?對於維持檜木生態來說,當時怎樣的處理方法才是最適當的呢?

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

【問與答(1)】


陳玉峯
    ET today捎來訪談10個議題,顯然是檢視過網路上若干資訊,用功地思考而提問,如果是20年前,我必然侃侃而談,只恨篇幅太短、人們耐心不足,而自己聲嘶力竭也要死纏爛打,不講個自以為的「清楚」必不罷休。

2019年12月3日 星期二

【尾音(2019年冬)】


陳玉峯

我要準備上大學教職最後的一堂課,所謂的教案、授課內容。對我來說,生涯中很是弔詭的,智性、理性、知識系統對上直覺、情感、生活現實,人心、時空的真實與抽象、形式與活體真實感的衝突。因為,我準備好的講稿來到了演講或上課的時候,早已時過境遷,我很少可以按稿講述。我始終認為寫出來了,就不必再重複講,最重要的,我早已脫離我準備之時的情境。

2019年12月2日 星期一

【慈與悲】


陳玉峯
《神殿》首映。

朋友傳訊問我:「……我都替人家設想,凡事盡可能對別人好,為什麼常常受到不好的結果,活得好累喔,我都已經快50歲了……」

2019年11月26日 星期二

【白雪姬】


陳玉峯
白雪姬天女撒花白(2019.11.21)。
中年以前,我對外來植物就是排斥,不是排斥植物本身,而是討厭台灣人不愛惜自己天演而出的物種,從而連鎖牽拖。
因為一生都在台灣山林場域浸染,我熟稔一切無可捉摸的造化脾胃,我不可能以人為或理性的律令,強制加諸在自然之上。
而台灣約在荷蘭入據之前的本土植物,大致是經歷150-1萬年來,物種跟環境、物種與物種極為複雜的時空及基因大變遷的動態、網狀交互作用或天演而來,每個個體都寫滿連續變異體的古老記憶,以及存在的滄桑、創新與生生死死的交替。每株生靈都具足生靈的天賦賦格。
自然脫穎而出者,都有其恰如其分的靈氣,最是人為栽培、種植者所欠缺,歷來最大的誤解或形容叫「野性」,事實上,「野性」正是時空落腳處最大的涵養或優雅。

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

【哈哈!】


陳玉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退休在即,這陣子多個學生跑來要「還我錢」,而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有跟我「借錢」?有個幾十年(?)前的研究生說我當年支援他幾萬塊,我完全沒印象;上學期的大一,兩位跑來研究室,用個紅包袋包了三千塊要還錢,因為「上學期手頭緊了些;我一定要還,否則心上永遠會有兩隻小蠍子咬我!」,大概是聽過我講「兩條魚」的故事吧,哈哈!我只好說:「好吧!我收一張。」